第七百八十四章 積怨難解[1/2頁]

       沈襄聽嚴鴻這般說,不由得勃然大怒,高聲道:“我沈家子弟,雖無經天緯地之才,這三分傲骨,不屈于人,怎能為那不堪之事!嚴鴻你要攀害忠良,只管血口噴人便是,朗朗乾坤,豈容你顛倒黑白??!”



       嚴鴻又冷笑一聲:“不錯,好一個朗朗乾坤,黑白焉能顛倒!沈大公子,你這里義正詞嚴,真是三分傲骨,可你的二弟沈袞,卻對本欽差的愛妾夏氏圖謀不軌!那夏氏為助本欽差抗倭,與本欽差從廣州分道兩路,去搬取江湖上的忠義之士一起助陣。:3w..恰逢你沈家船只,誰知你家沈袞,見色起意,竟然將其勾引拐帶到保安州。此后夏氏發覺其圖謀不軌,離了沈家莊,你那沈袞竟然對本欽差當面口出污穢之言,想要霸占我的愛妾!我那愛妾因此事,深感受辱,如今尚不來見我??珊尢锰蒙蚣?,竟出此好色無恥之徒。沈大相公,本官實話告訴你,若不是看沈純甫是我岳丈看重之人,以及你們沈家滿門為白蓮所害,本官把宣大公事處置之后,就要辦你家沈袞一個拐帶良家婦女之罪!”



       嚴鴻這番聲色俱厲的話喝出來,沈襄頓時無言以對。他滿門被害,本是悲憤已極,并把嚴鴻作為重大嫌疑人。若是嚴鴻以生死威脅,沈襄渾然不懼,便是要污蔑他謀反作亂,沈襄也只當是清風吹拂,問心無愧。然而這沈袞看上夏紫蘇的事兒,沈襄卻已經從妹子沈小霞的信中得知。此事說來,沈袞只是對夏紫蘇一見鐘情。并無什么不齒于人之事。然而堂堂沈家公子。為了個已經懷孕的婦人神魂顛倒。求婚而被拒,這畢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。而站在嚴鴻的角度,沈袞這種行徑斥為“勾引良家婦女”也并非信口攀誣。而此事一旦鬧大了,沈家的臉面卻是被丟得不淺,甚至可能被市井之徒嚼舌頭,說鬧了半天,原來沈煉和嚴閣老這么作對,只是為了兒子得不到的美人。是嚴府長孫的愛妾,何必裝的那么慷慨激昂的。沈襄不怕死,卻怕污名,怕損了沈家的清譽。嚴鴻把這事揭出來,他即語塞。但要就此服軟,那也絕不可能。兩人就這么僵持著,誰也不先說話。



       愣了半柱香功夫,嚴鴻鼻子冷哼一聲,吩咐道:“本官有些餓了,給送些點心來。給這位家風儼然的沈大相公也送些?!敝軆壌饝宦?。出門而去。無片刻,仆人端上來幾碟點心。蟹黃小籠包、蔥包燴、水晶餃、蝦爆鱔面。家丁給沈襄面前也放了一份。沈襄氣鼓鼓不去動,嚴鴻也不和他客氣,自顧自拿起筷子,有滋有味吃起來。



       等到嚴鴻把面前點心吃了個半飽,斜眼看沈襄還在那里坐著,自己也覺得無趣。因方才吃得急了些,還有些嗝食。正在無聊,忽見一個隨員進來稟告:“嚴璽卿,張祭酒來了?!?/p>

       嚴鴻趕緊把餐盤推到一邊,起身來。片刻,張居正邁著方步進來,嚴鴻忙行禮道:“張先生,學生有禮?!?/p>

       沈襄雖然是來找嚴鴻算賬的,卻也不敢隨便得罪這位掌管國子監的張祭酒,徐閣老的得意門生,他忙也起身行禮:“學生沈襄,見過張大祭酒?!?/p>

       張居正瞥了二人一眼,微微帶笑。他是聽得消息,說沈襄來闖行轅找嚴鴻。張居正何等聰明人,知道沈家和嚴家仇怨不淺,再者這次嚴鴻出使宣大,沈家被滅了門。雖然公開的官方結論是白蓮教徒干的,但沈襄要說完全不懷疑怎么可能?后來聽說兩人僵持住了,這才進來,佯作不知道:“啊,賢契,原來你在宴請沈相公,為師此來卻打攪你們清凈了?!?/p>

       嚴鴻道:“先生,沈相公來找學生議論公案,學生這里安排點心請他,沈相公還不肯賞光哩?!?/p>

       沈襄臉一紅,忙對張居正道:“張祭酒,學生來此,是問嚴欽差,我父親滿門遇害之事?!?/p>

       張居正道:“沈純甫國之奇士,雖然性情略狂放了些,不失風流,張某也是速來敬佩其才華的。去歲冬日,他因檢舉宣大軍中白蓮教匪之事,被教匪所害,此案朝中已結。沈相公不知可有甚新的證據文書,若有,倒也不妨列出,上書請求重查此案。只是時過境遷,未必能查出什么新東西來?!?/p>

       沈襄道:“學生并無新的證據文書?!?/p>

       張居正背對嚴鴻,面朝沈襄道:“若如此,此案便難斷。沈相公,令尊為國而死,天下敬仰,若有真憑實據,足證其中蹊蹺,則不妨搜集了再解冤屈。若單是憑借一廂情愿,捕風捉影,鬧得人心惶惶,使令尊也入土難安,恐于孝道有非?!币贿呎f,一邊盯著沈襄雙目。



       沈襄聽張居正說得有理有據,再則自己只是懷疑嚴鴻害了父親,又拿不出任何證據,兼之自家兄弟的事兒被嚴鴻點出來,再鬧下去也失了立場。再瞅見張居正表情,心中一動,行禮道:“張祭酒見教的是。學生告退?!闭f罷,朝張居正做了一揖,匆匆退出。



第七百八十四章 積怨難解(1/2)-->>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国产成人啪精品午夜网站_性奴俱乐部的残忍调教_2021手机日本卡一卡二新区_writeas迪丽热巴高伟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