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八十四章 積怨難解[2/2頁]

       張居正待沈襄出門,這才對嚴鴻道:“純臣,咱們開海事務繁多,你卻怎與沈襄在這里對峙,做這無用的口舌之辯?”



       嚴鴻道:“他自己闖進來,非要說是我殺害了他的老爹,這事兒卻如何辯?”



       張居正微微笑道:“那你對為師說,沈純甫真是你所殺,是耶非耶?”



       嚴鴻忙道:“先生你從哪里聽來謠傳,沈煉雖然和我見了一面,實是被白蓮教匪所殺,學生冤枉得很?!?/p>

       張居正道:“朝廷文書,已昭告沈純甫是白蓮教匪所害,也算的為國捐軀。此事天下盡知,你又何必喊冤?只是沈純甫與小閣老不睦,這事兒也是天下盡知,因此其子沈襄有些想法,卻也難怪。純臣,自古樹大招風,你年紀輕輕,卻已官居錦衣僉事,近年辦下好些大事,自然成了眾矢之的,誤解難免。若都一一與他計較,怎計較的過來?咱們在這風頭浪尖之上,便不能太顧惜了自家羽毛。要辦成幾件大事,他日誤解還能少了?譬如今日這沈襄闖行轅,你讓他有話說話,話既說盡,送客便是,何必又把他留在這里對峙著?你血氣方剛,受此委屈也有苦衷,但既身居高位,切記要分清輕重,莫要誤了大事?!?/p>

       嚴鴻道:“多謝張先生指點。學生被沈襄這么一鬧啊,倒是有些疲了,且回后宅去休息?!?/p>

       張居正道:“去吧?!笨粗鴩励櫟谋秤?,張居正輕輕嘆息一聲,嘴角浮現一個古怪的曲度。



       嚴鴻步出客廳,卻先招來劉連:“今兒來見我那沈襄,你且安排人手,細細監視著。他見了什么人,有什么舉動,都要告知我。就算我們離開了杭州,回了北京,這消息都不能斷?!眲⑦B領命而去。畢竟,沈家莊那事兒,確實是他嚴鴻做的。雖然當時是燒成了一片白地,但到底有沒有跑掉活口,誰也不能打百分之百的包票。沈襄這一鬧,目前是沒什么證據,但總得防著點。



       嚴鴻安排完畢,這才回到后宅,卻看張青硯、莫清兒、花月仙二妾一婢正在圍坐著。按理說,花月仙輪地位是比張青硯和莫清兒低上一檔的,但張青硯此次出來,對花月仙頗為低調,絲毫不擺姨太太的架子,而莫清兒新近入門,更是謙虛得很,甚至管花月仙叫“姐姐”。因此這三人坐一桌子,倒也不是很計較尊卑。



       看嚴鴻進來,三女相互看了兩眼,終究是莫清兒先開口道:“男……男君,外面那個什么沈公子,他,他是沈老伯的兒子么?他為什么要罵男君?”嚴鴻一聽,便知這三個女子多半是從隨身家丁那里聽得了前面消息,而且多半送消息的不是奚童,就是嚴安。好在嚴大少風流倜儻,對這后宮干政之舉,倒也不反感。



       而莫清兒的老爹莫懷古,當初與沈煉關系匪淺,單單為了沈煉被嚴家陷害,發配保安州,居然就去發起了轟轟烈烈的謀刺嚴閣老行動,害的自家掉腦袋,妻女差點進教坊司接客,說起來兩家真可謂是淵源頗深。只是不知道莫清兒對沈家的感情,和她爹莫懷古比起來如何。



       嚴鴻便答道:“你們沒聽他說么?他懷疑沈煉一家是被我派人殺的?!?/p>

       張青硯輕輕哼了一聲,莫清兒早搖頭道:“那一定是誤會了。男君是這么好的人,就連我爹得罪了嚴閣老,男君都反過來保護了我們。那沈伯伯他原本就已經被貶官了,男君怎么會去害他?哎,沈相公也太莽撞了些?!?/p>

       嚴鴻見這小丫頭雖然年已虛歲十八,稚氣還沒脫盡,這般給自己辯解,卻也無話可說。瞥瞥張青硯,見張青硯一雙眼波之中,也是萬般無語。卻聽花月仙也道:“是啊,這幫家伙,不知道是不是讀書讀傻了。以咱們男君的能耐,連那封疆大吏,都是抓的抓,殺的殺,真要是想對付一個罷官了的沈煉,還用的著暗害?這姓沈的小哥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?!?未完待續。。)



第七百八十四章 積怨難解(2/2)-->>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国产成人啪精品午夜网站_性奴俱乐部的残忍调教_2021手机日本卡一卡二新区_writeas迪丽热巴高伟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