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八十五章 鐵打營盤[1/2頁]

       嚴鴻見自家姬妾都站自己一邊,心中暗樂,反過來勸道:“哎,誰不知道我爹和沈煉有仇,這沈襄驟然死了滿門親人,心中悲痛,為此腦子不靈,有些胡言亂語也難怪,咱就不和他計較了。****這不還要給天家辦大事呢,誰顧得上理睬?”



       莫清兒嘆了口氣:“是啊,沈相公也挺可憐的。男君真是個堂堂的君子,您雖然蒙受這冤屈,卻能不和他計較,反而還請他吃點心,這般的胸襟氣度,就非尋常人能有的了?!?/p>

       嚴鴻聽這話入耳,怎么看怎么像在諷刺?;ㄔ孪捎值溃骸昂?,聽相公說,那沈家的二少爺,還敢勾搭男君您的姨太太?這事兒實在可惡。若非那家伙已經被白蓮教宰了啊,我都要去打他兩個大大的耳刮子。虧他哥哥還敢來行轅鬧事,我要是他,怕得找個地縫鉆進去了?!?/p>

       嚴鴻想到夏紫蘇,想到沈袞,又哼了一聲,心中卻帶上了兩分不豫?;ㄔ孪捎值溃骸澳俏幌奶?,倒是聽男君說過幾次呢。男君,當初奴家在江湖上,也聽說過紫清雙俠的名號,夏太太的威風比張太太還要高些。夏太太也真是,就算真是被那姓沈的調戲了幾句,那又不是她的事兒,怎么又一去不回來了呢?!?/p>

       莫清兒道:“莫不是氣憤那沈二相公的風言風語,不好意思再來見男君了吧。哎,男君你是個寬宏大量的人,一定不會在意的,何況那只是沈二相公一廂情愿,夏姐姐又沒錯。張姐姐。您既然和夏姐姐是同門。何不設法尋找她。要是能一起來這里,大家熱熱鬧鬧,也是好啊?!?/p>

       張青硯嘆道:“我如何不想啊。只是師姐不但武藝遠勝過我,而且心高氣傲。她前番在宣大露了一面,即便不知去向,我師門也沒有消息,卻不知她現在何方?若是她知道相公對他這般牽掛,便天涯海角。也該回來了吧。只怕她稀里糊涂,又被什么人騙了?!?/p>

       嚴鴻也嘆息一聲:“罷了,紫蘇武藝高強,也能照顧好自己。來來,剛才在前廳我和沈襄賭氣吃點心,吃得有點噎著。你們陪我慢飲兩杯?!眹励櫾诤笳c諸位姬妾飲了些酒,派遣些無聊之情。到晚倦了,便留張青硯再側侍寢,一番風月,沉沉睡下。



       此后數日。嚴鴻白天里主要就是和張居正、馮保等拆看公文,走訪杭州各處衙門。安排辦理開海事宜。這浙江的開海機關,包括杭州、寧波兩處口岸的市舶司。要知道,過去大明朝的市舶司,一省最多一處,乃是南直隸的太倉,浙江的寧波,福建的泉州,廣東的廣州。如今在浙江一省,便設了兩個市舶司,也是大明少見的了。人事方面,準備以蔣洲暫時總領兩處之事。



       嘉靖之前,市舶司往往是布政司管轄,提舉之官只是給布政使打下手的。包括市舶司得到的稅款,也是布政司直接掌管。但此次張居正安排的人事結構,則是把市舶司單獨提出來,雖然其行政舉措要給布政使通氣,但提舉征稅的權力,卻可以不受布政使制約。



第七百八十五章 鐵打營盤(1/2)-->>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国产成人啪精品午夜网站_性奴俱乐部的残忍调教_2021手机日本卡一卡二新区_writeas迪丽热巴高伟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