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八十六章 湖上密謀[1/2頁]

       嚴鴻一行只做富家公子打扮,張青硯、莫清兒和花月仙等都是女扮男裝,也騎著馬匹相隨。中間張青硯、花月仙本是江湖女俠,騎馬自然毫無壓力,莫清兒一向嬌生慣養的,本來騎不得馬。但去歲里嚴鴻到揚州后,雪艷娘看嚴鴻身邊女人的架勢,卻對莫清兒道,你家男君是個武官,日后常在外奔走,多半是騎馬。你若是嬌滴滴不會御馬,到時候難免不得親近。于是逼得莫清兒每月里抽空練習騎馬,因此現在倒也勉強能控得韁繩。



       等到了西子湖畔約定的地點,那毛海峰早已帶領幾個手下頭目隨從,恭敬迎接。碼頭上停著一大二小三只畫舫。去年汪直出獄之后在西湖宴請胡宗憲、嚴鴻等人,那是動用了官府的力量,把整個西湖清退,閑雜人等不得上湖的。不過那一次畢竟是杭州城的高級官員濟濟一堂。這次僅有嚴鴻一位主賓,請客的毛海峰級別也未夠,因此自然不敢鬧得這么囂張。只是請嚴鴻上了中間大船,嚴鴻身邊三位女扮男裝的佳人,以及隨身護衛梁如飛、奚童,小書童嚴安左右跟隨。其余的二十余名隨從,則分別上了另外兩艘小畫舫,自有毛海峰的人招待。大家都上船之后,三條畫舫蕩起槳來,緩緩駛向湖心。兩條小船,將中間大船護衛著。船上兩家的衛士,雖則吃喝之余,也都手按兵器,生怕有那不要命的匪徒過來,傷到了嚴大欽差和少船主。更有四條輕舟,每條上面載著三五個毛海峰的人。在四下里游蕩。



       這外間里戒備森嚴。中間大畫舫里面卻是歡樂融融。毛海峰招待嚴鴻的酒宴。固然是杭州第一等廚子備辦的,單就那酒具食具,便是精美非常。更有幾個名妓撥弄琵琶,樂音悠悠,伴隨著西子湖上的粼粼燈影,使人恍如在仙境夢游一般。張青硯和花月仙皆是隨嚴鴻見過世面的,對此也不禁心曠神怡。那莫清兒畢竟只是小家碧玉出身,來這船上。最初還有點害怕,覺得毛海峰這個大名鼎鼎的倭寇頭目,雖然自家男君說得是有求于自己,總是擔心會不會鬧出什么壞主意來。如今在這一片祥和之中,小丫頭莫清兒卻也是醉了。



       酒過三巡,菜過五味,毛海峰眼瞅著三條畫舫已經到了湖心,周圍也沒什么旁人的船只,當即向一個心腹使個眼色。那人會意起身。片刻之間,幾個歌女連同從人都退出中艙。去到船頭。隔著板壁,卻依然有叮叮咚咚的琵琶聲、牙板聲傳來??磥碓谕忾g繼續奏樂,是為了掩人耳目。中艙中,除了嚴鴻等七人,汪直手下的卻只剩毛海峰孤零零一個。



       毛海峰瞅瞅嚴鴻:“欽差大老爺,小民這里有些機密事宜要稟告,還請這里諸位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嚴鴻大喇喇一揮手:“這里都是我的愛姬,還有心腹護衛,不礙事的。少船主只管說便是?!?/p>

       卻看梁如飛輕輕哼了一聲,躬身道:“大公子,此事要緊不要緊,梁某卻不欲耳聞。大公子有甚要差遣處,只管說來?!庇指蕉鷮励櫟溃骸拔胰ネ忾g巡看?!闭f罷,直起身子,頭也不回,走出艙去。



       毛海峰呵呵一笑:“既然欽差大老爺如此說,小民自無不便。實不相瞞,小民這次,卻是代義父邀請欽差大老爺,務必來夷洲一趟?!?/p>

       嚴鴻道:“本欽差本次奉天家之命,巡查沿海,辦開海事務。夷洲之地是我大明領土,老船主在那里又行開海通商之事,自然要去。但不知老船主點名要本欽差前去,有何指教?”



       毛海峰停了一停,道:“指教不敢當。義父的意思,欽差去了夷洲,一些話才好當眾說明?!?/p>

       嚴鴻道:“少船主,你這就不對了。我與老船主,與你,也都稱得上患難之交。在開海一事上,咱們也是休戚與共。有甚么事,你何不現在便與我說說。也好讓我早有個準備,免得去了夷洲,稀里糊涂。我去夷洲,還得跟我先生張祭酒一起,他才是欽差正使,你不把甚么事先與我說清,我對張先生如何交代?”



       毛海峰忙道:“是,是草民糊涂了。我義父有兩件事要求助于嚴欽差。其一是,希望嚴欽差高抬貴手,對于從夷洲出海的無引之船,莫要追緝太嚴?!?/p>

       須知在過去,大明朝禁海多年,沿海民眾只許造近海之船,出遠洋去販賣貨物,原本就是非法的,要遭到官兵水師緝拿。只是后來隨著倭寇興起,不少私商又同倭寇、海盜勾結,所謂亦商亦盜,亦匪亦寇,成為橫行海上的力量,很多時候官兵的緝私船只根本招惹不起,也只能虛張聲勢追趕幾下應付上差了事。而許多私自下海同番的商人,逢年過節也自有一份孝敬送到官府、營頭,官兵們收了好處,自然更不必去和這些求財的老鄉玩命了。所謂海禁海禁,禁而不止,就是這么一種局面。



第七百八十六章 湖上密謀(1/2)-->>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国产成人啪精品午夜网站_性奴俱乐部的残忍调教_2021手机日本卡一卡二新区_writeas迪丽热巴高伟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