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八十八章 凌云之志[1/2頁]

       更慘的是,王安石在隨后數百年中,竟然逐漸成為華夏正統觀點中的反面角色。%宋欽宗于靖康元年禁用莊、老及王安石《字說》,五月罷王安石配享孔子廟庭,降為從祀。六月更下詔:“群臣庶士亦當講孔、孟正道,察安石舊說之不當者,羽翼朕志,以濟中興?!钡侥纤螘r候,面對國破家亡,人民流離失所的嚴重危機,士大夫們竟然把亡國的歷史罪責往王安石頭上推,把蔡京禍國與王安石變法聯系起來,王安石及其新法遂成替罪羊。至元人修《宋史》,評價其“安石真小有才未聞君子之道也,豈非萬世之罪人哉”,‘使宋室斫喪,而其身列為千古罪人”。從此成為宋明的公論,甚至馮夢龍的《三言二拍》里面也要把王安石諷刺一番,借百姓之口,把王安石描繪成為一個誤國害民、剛愎自負、不近人情、豬犬不如的佞臣。王安石的孔廟從祀地位也被取消,更因為其“天變不足畏、神宗不足法、人言不足恤”的言論,評為“萬世之罪人”。王安石的諸項新法也稱作聚斂之術“聚斂害民”,王安石的理財思想視作興利之道“剝民興利”,正是義利之爭的原則問題。到明太祖朱元璋登基,原本朱重八出身農民,對“奸商”就極為憤恨,更將王安石的新法視作洪水猛獸,下令拆毀廟宇塑像。



       張居正本人乃是一等一的大才,自然眼光獨到,不去趨附這些時人議論。他對大明朝的痹癥研讀已久。對王安石的變法思想。自有不落窠臼的想法。其實在他心中的變法思路。也有些與王安石暗合的地方,比如將賦稅貨幣化,強化國家作為經濟參與者的地位,以達到對整體財政的優化等。



       但人言可畏,張居正也絕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,公開贊許這位變法前輩,免得引火燒身。甚至在原本歷史位面上,張居正在萬歷年間變法時。便絕口不提變法,只說是“恢復祖宗舊法”,乃至于有人把他比作王安石時,張居正大為忌諱,惱羞成怒。



       誰知今日嚴鴻這么一個不學無術的花花公子,居然口中贊許王安石,這讓張居正不禁心中暗生惺惺相惜之感。但他一震之后,旋即面色如常,不動聲色問道:“純臣,你說王荊公才略蓋世。又是為了大宋朝廷與百姓變法,那么為何他的變法卻落得怨聲載道。還為后世青史所詬病呢?”



       嚴鴻做慣推銷員,察言觀色的能耐自然在水準之上,張居正神色一變的瞬間,卻逃不過他的眼睛。他對王安石變法始末,實在不是很清楚,但就拿出前世考試做策論的能耐,所有的政務問題,無非是那么幾條,當即侃侃而談道:



       “學生讀書少,不懂什么道理。不過想來,王荊公的變法,意思雖然好,多半犯了幾個錯誤。一是把他在寧波治理的經驗,直接推廣到全國,卻未考慮到全國各地情形不同,不能一概套用;二是他制定了好的辦法,但下面的人未必理解,推行的時候,中間很多地方執行不到位;三是變法,必然觸動一部分當權者的利益,王荊公一廂情愿,恐怕未必能協調好這些人的利害,又沒有事先準備好對付這些人的辦法,所以遭到了阻力。而對老百姓而言,改革多數也是有利有弊,有的地方能得到好處,有的地方就要吃虧,而老百姓對吃虧總是更容易敏感,王荊公不曾做好宣傳,不曾讓老百姓真正體會到好處,那么有可能上下都反對他。此外還有班子問題,變法是一項大事,必須有強力的部屬。這些人未必都要是大公無私的圣人,但至少王荊公應該控制得住他們,才能讓他們大部分氣力用在推行變法上而不是謀取私利上。這一點,王荊公做的恐怕也不夠好。最后還有一條,后世說王荊公變法不好,未必他就真的不好。這幫子文人,有幾個真正懂得民間疾苦的?橫豎不過是變法壞了他們的利益,于是就勾結起來給王荊公潑臟水的,怕也大有人在。當然,我不是說王荊公變法就一定白璧無瑕,但肯定也沒有那幫人說的這樣不堪。先生您也說了,王荊公在寧波做的就不錯,至少讓老百姓得到了好處的。一個變法能有部分措施讓老百姓得到好處,卻被后世罵得一無是處,這本身就說明這罵人的有問題?!?/p>

       張居正聽嚴鴻這般說,心中又是一震。此子見識,果真非同尋常!他趕緊又加上一句:“那么以你之見,王荊公的變法,要怎么樣做便好?”



第七百八十八章 凌云之志(1/2)-->>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国产成人啪精品午夜网站_性奴俱乐部的残忍调教_2021手机日本卡一卡二新区_writeas迪丽热巴高伟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