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八十九章 揚帆南下[2/2頁]

       目睹此情,張居正又道:“百姓這般信奉媽祖,實則因海洋是他們謀生之路。如是看來,民心既如此,一味的禁海,確實是不甚妥的?!?/p>

       嚴鴻道:“正是。還是想辦法多多從里面抽些稅比較好?!?/p>

       師徒二人相顧莞爾,心中早已各自打了主意。



       待到重陽節過后,使團把寧波市舶司的事情安排妥當,便又準備南下。浙東南與福建皆多山地,自寧波到福建走水路較為便捷。這一次使團人數眾多,胡宗憲除了專程調派水師的二號福船三艘,哨船八艘,海滄船十余艘,水師官兵五百人,更征集了民船數十艘。組成龐大船隊,浩浩蕩蕩南下。嚴鴻自個的四艘洋船。也在寧波盤桓時調遣過來,以壯行色。



       隨行護送的帶隊將官,乃是參將劉顯,也是浙江水師的一員猛將。這劉顯是江西南昌人,與嚴鴻算老鄉,故而聊起來甚為相得。嚴鴻此刻卻想,孫月蓉腹中胎兒,算來時日,該在九月里分娩。如今相隔千里之地,不知道情形如何。那會兒又沒有網絡電話電報,往來消息幾乎全憑驛站馬跑人寄,北京到江南一趟路上至少得半月之久,關鍵還地兒找準人。自己自出京以來已經耗費了數月時間,事情才辦完一省,難免有些煩躁。劉顯倒是為人豁達,和嚴鴻說自家的媳婦也已經懷胎,算來該當明年生產。又說自己這兒子來的有趣,前一夜老婆做夢,夢見自己拿把大刀往她肚子里杵了一杵,那刀隱入腹中不見了,第二天醒來覺得腹中微微悸動,請來醫生號脈,就發現懷胎。嚴鴻聽得暗笑,心中不由起了些不健康的念頭,把思念情緒也淡化了幾分。



       這一路上靠著近海行船,辛苦自不必說。嚴鴻等人上次已經走過海路,比較適應;張居正是湖北江陵人,自小也在長江上玩過水,到海上也勉強得成。京軍和北京錦衣衛中那群旱鴨子們,卻少不得上吐下瀉一番。好歹大家身子骨結實,都頂住了。



       船行數日,先到福州,福建巡撫王詢率領一眾大小官員,前來迎接。酒宴盛布,自不在話下。那福建論起地理條件來,比浙江要差,因此福建沿海居民,除了下海捕魚,便是靠著同番撈點銀子。十年前福建海商鄧繚便是因通番之事,竟然手刃巡撫,亡命海上,成為倭寇中的一股強大勢力,后來在雙嶼港被朱紈剿滅。此次嚴鴻開海,福建商民,真是喜出望外,一個個焚香遮道,拜個不停。而福建本地官員,先前被民生和倭寇的雙重壓迫給鬧得頭疼不止,如今有了正途,還能自己從中撈錢,也是歡天喜地。



       尤其先前張居正、嚴鴻等人在浙江的杭州、寧波兩處開港的事宜辦理,福建這邊的地方官也早派人打探,趕在欽差來之前,這邊提前已經在港口建設、人員抽調、機構設置方面做了些準備?,F在欽差隊伍來了,辦起市舶司來更是得心應手。張居正、嚴鴻等人也自歡喜。此外,這些年名為禁海,禁造海船,實際上是禁而不止,各地私造海船很多?,F在朝廷的旨意一下來,等于把原先地下的東西給放到明面上來了,因此為開海準備的船只也幾乎是現成的。眼見得福建的開海事宜,大約是后發先至,要趕到浙江前面了。至于那一班兒富商巴巴過來求著船引的,少不得送錢送禮,自不必多說。



       盤桓了數日,眼見得福州市舶司的設立基本完畢,以陳可愿先代行提舉事,只等吏部的正式任命下來,總管福建兩處市舶司。福州之事辦理完畢,欽差隊伍又乘船南下泉州。



       船行海上,但見偶有白帆習習,往來穿梭。嚴鴻請張居正和馮保都在自家那艘蓋倫船上,耀武揚威。巡撫王詢也在船頭相伴。忽見遠處有數艘快船,倏忽朝北而行。張居正問道:“那幾艘船,樣式似乎與福州港口里停泊的船不太一樣?”



       王詢嘆息一聲道:“沒錯,那些都是夷洲的船只,是長官司汪直的部下?!?/p>

       張居正哦了一聲,王詢忍不住又道:“二位欽差大老爺,不是下官說嘴,這朝廷開海的意思下來,我福建子民,自然歡呼不絕??墒情L官司汪直占據著夷洲,他手下的船只何止數百艘,這些時日里公然結隊出海,也不說什么船引不船引了。我福建水師的官兵遇上他們,以前是倭寇,還能打一打,就算打不過,好歹放幾下銃,射幾支箭。如今人家大搖大擺打著長官司的旗號出海。下官只擔心,這憑船引出海一事,約束不得他們。他們又不需要在我福建省這兩個口岸上船,直接從夷洲過去,弄不好,會勾引我福省的奸民,也去夷洲投靠汪直,分朝廷的利稅啊?!?未完待續……)



第七百八十九章 揚帆南下(2/2)-->>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国产成人啪精品午夜网站_性奴俱乐部的残忍调教_2021手机日本卡一卡二新区_writeas迪丽热巴高伟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