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初相見[1/2頁]

       民國十二年的冬月初八,是顧輕舟的生日,她今天十六歲整了。



       她乘坐火車,從小縣城出發去岳城。



       岳城是省會,她父親在岳城做官,任海關總署衙門的次長。



       她兩歲的時候,母親去世,父親另娶,她在家中成了多余。



       母親忠心耿耿的仆人,將顧輕舟帶回了鄉下老家,一住就是十四年。



       這十四年里,她父親從未過問,現在卻要在寒冬臘月接她到岳城,只有一個原因。



       司家要她退親!



       岳城督軍姓司,權勢顯赫。



       “是這樣的,輕舟小姐,當初太太和司督軍的夫人是閨中密友,您從小和督軍府的二少帥定下娃娃親?!眮斫宇欇p舟的管事王振華,將此事原委告訴了她。



       王管事一點也不怕顧輕舟接受不了,直言不諱。



       “少帥今年二十了,要成家立業。您在鄉下多年,別說老爺,就是您自己,也不好意思嫁到顯赫的督軍府去吧?”王管事又說。



       處處替她考慮。



       “可督軍夫人重信守諾,當年和太太j換過信物,就是您貼身帶著的玉佩。督軍夫人希望您親自送還玉佩,退了這門親事?!蓖豕苁略僬f。



       所謂的錢權j易,說得極其漂亮,辦得也要敞亮,掩耳盜鈴。



       顧輕舟唇角微挑。



       她又不傻,督軍夫人真的那么守諾,就應該接她回去成親,而不是接她回去退親。



       當然,顧輕舟并不介意退親。



       她未見過司少帥。



       和督軍夫人的輕視相比,顧輕舟更不愿意把自己的ai情填入長輩們娃娃親的坑里。



       “既然這門親事讓顧家和我阿爸為難,那我去退了就是了?!鳖欇p舟順從道。



       就這樣,顧輕舟跟著王管事,乘坐火車去岳城。



       看著王管事滿意的模樣,顧輕舟唇角不經意掠過一抹冷笑。



       “真是歪打正著!我原本打算過了年進城的,還在想用什么借口,沒想到督軍夫人給了我一個現成的,真是雪中送炭了?!鳖欇p舟心道。



       去退親,給了她一個進城的契機,她還真應該感謝司家。



       顧輕舟長大了,不能一直躲在鄉下,她母親留給她的東西都在城里,她要進城拿回來!



       她和顧家的恩怨,也該有個了斷了!



       退親是小事,回城里的顧家,才是顧輕舟的目的。



       顧輕舟脖子上有條暗紅se的繩子,掛著半塊青螭玉佩,是當年定娃娃親時,司夫人找匠人裁割的。



       裂口處,已經細細打磨過,圓潤清晰,可以貼身佩戴。



       “玉器最有靈氣了,將其一分為二,注定這樁婚事難以圓滿,我先母也無知了些?!鳖欇p舟輕笑。



       她復又將半塊玉佩放入懷中。



       她的火車包廂,只有她自己,管事王振華在外頭睡通鋪。



       關好門之后,顧輕舟在車廂的搖晃中,慢慢添了睡意。



       她迷迷糊糊睡著了。



       倏然,輕微的寒風涌入,顧輕舟猛然睜開眼。



       她聞到了血的味道。



       下一瞬,帶著寒意和血腥氣息的人,迅速進入了她的車廂,關上了門。



       “躲一躲



       !”他聲音清冽,帶著威嚴,不容顧輕舟置喙。



       沒等顧輕舟答應,他迅速脫下了自己的上衣,穿著冰涼s濡的k子,鉆入了她的被窩里。



       火車上的床鋪很窄小,擠不下兩個人,他就壓倒在她身上。



       “你”顧輕舟還沒有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,男人壓住了她。



       速度很快。



       男人渾身帶著煞氣,血腥味經久不散,回蕩在車廂里。



       他的手,迅速撕開了她的上衫,露出她雪白的肌膚。



       “叫!”他命令道,聲音嘶啞。



       顧輕舟就懂了。



       不管是激情的歡叫,還是凄厲的慘叫,男nv赤身的床鋪上,都會被默認為香艷無比。



       香艷,可以遮掩男人的行跡。



       同時男人用一把冰涼的刀,貼在她脖子處:“叫,叫得大聲些,否則我割斷你的喉嚨!”



       顧輕舟渾身血y凝固,臉se煞白。



       男人冰涼的上身,全壓在她溫熱的身子上。



       她四肢僵y了一瞬,沒有動。



       他撕開了她的衣襟,肌膚相接觸,他汗淋淋的s濡沾滿了她。



       可這一瞬,顧輕舟沒顧得上他的輕薄,她的注意力都在架著她脖子的那把刀上。



       “我我不會”回神,顧輕舟咬牙。



       脖子上一把削鐵如泥的刀,她不敢輕舉妄動,她惜命。



       “你多大?”黑暗中,男人也微愣,沒想到是少nv稚n的聲音。



       “十六?!鳖欇p舟回答,被他壓得肺里窒悶,透不過來氣。



       “也不小了,別裝蒜!”男人說。



       這時候,火車停了。



第1章 初相見(1/2)-->>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国产成人啪精品午夜网站_性奴俱乐部的残忍调教_2021手机日本卡一卡二新区_writeas迪丽热巴高伟光